国内或本地大部分依托抖音、快手平台,已拿到“船票”的MCN公司

在短视频窗口期时转型晚,错过流量与涨粉红利期的古典新媒体(不做短视频和直播的新媒体)

想要进入短视频领域,但被阻挡在抖音、快手平台目前门槛、壁垒之外,跃跃欲试的潜在进入者

视频号要不要做?答案是毋庸置疑的。毕竟微信一定不会放弃短视频,尤其放任字节跳动;所有人也都盯着微信的10亿用户和基于强社交链的流量分发。

第一类人,出于安全感和防御性布局,用户在哪里,流量在哪里,公司账号就布局在哪里;而视频号的日常打理,也只需要把抖音、快手过往和现有的内容题材同步到视频号即可。

第二、第三类人,出于弯道超车的心理。在抖音、快手落下的身位,视频号重新给了所有人一起起跑的契机。

日活2亿之前更多是观望,防御性布局;2亿之后是一剂强心针,内容创作者不再犹豫。

刚好2亿日活截图公布前,微信视频号IOS端已开放注册;一前一后,铺垫、暗示意味已足够明显。

从差异化角度,视频号与抖、快的可能的不同

“南抖音、北快手”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用户不需要第三个 “抖快”

“南抖音、北快手”是过去用户区分两个平台的最初印象。即快手的“老铁文化”,多为东北或三四五线县城用户,抖音则更多一二线时尚年轻用户。

快手近期的品牌广告,营销目的更多的在“洗刷”低端,乡土印象,而是塑造为一种发掘身边普通人生活的闪光。

在2020年当下的阶段,国内第一第二第三梯队的MCN或内容创作者的格局趋向于稳定,头部、胸部甚至腰部小号大多都签约MCN或PGC团队,快手的网红向抖音布局,抖音的网红向快手布局,由于流量聚拢于头部账号,用户角度刷到的内容题材、账号都越来越雷同,作为用户刷起来都一样。

抖音日活超4亿,快手日活超3亿,意味着一定有相当比例的用户重叠,同时安装2个APP。

抖、快的商业模式基本相同;快手过去直播电商是其优势,2020年抖音发力重点是直播电商。

用户重叠,内容创作者重叠、内容题材与形式重叠,商业模式重叠,抖音、快手在短视频的竞争,个人判断未来也许如同美团、饿了么的竞争关系:从用户而言,商家一样,餐品一样,活动力度一样,配送一样,对于商家而言扣点抽佣也一样;用户选哪家都差不多,商家也一定是两个平台都做。用户而言,短视频也许并不需要第三个“抖快”。

基于强社交链、与如何对待内容创作者,可能是视频号与抖、快最大的异同与切入点

抖音、快手:推荐、关注、本地三个模块不变;使用角度,单个用户可以自娱自乐,各刷各的沉浸数小时;算法推荐不停推新,千人千面,彼此关注内容不同;粉丝之间互动相对少,社交链接属性更弱。最近抖音私信功能更新了 绿点提示和好友上线时间,应该也是为了加强社交属性,增加好友之间的互动聊天设计的功能。

微信视频号:关注、朋友、热门、本地;微信强社交属性,除了用户“各刷各的”之外,基于身边人的点赞提示,更容易引起好奇、互动,更像是“朋友圈转发”,从而创造更好的传播场景;微信的“熟人社交”、强社交链,意味很大可能微信视频号也会定位或延续“熟人社交+短视频”形式,让广大普通用户,能够以短视频形式(vlog生活记录),依托微信的熟人氛围,记录、分享、互动,与营销大号和热门内容区隔开来。

给内容创作者更多的“安全感”,可能是内容机构忠诚拥抱视频号的最大理由。

工作原因,身边人很多各个阶段、不同垂类的短视频从业者和创业者,很幸运自己身在三四线,能够接触到一两个业内蛮有名气的机构老大,能够近距离了解、观察到他们的侧重。

与微信公众号的创作环境不同,微信搭建内容创作的平台,吸引创作者在微信生态内创业经营,流量、粉丝、好的传播环境;而抖音\快手,与平台内的合作者更多的竞合关系。

允许创作者在其生态内提供内容,吸纳粉丝,广告变现,直播变现等,但与此同时又会利用平台机制扼住创作者的“七寸”:粉丝数量不能作为流量的安全保障,反而粉丝越多的机构一方面更加依从于平台政策,同时也加深对平台的不安,自然形成博弈关系。头部账号有时会被平台主动“制衡”,以免过早地形成头部聚拢

MCN作为生态一员,平台官方的星图也要分一部分份额,平台可直接与达人签约,与MCN合伙伙伴形成竞合关系;官方的效果广告和电商业务,也同样与生态伙伴的自身业务形成竞合关系。

从内容创作者角度,说白了着力点永远是流量、粉丝、变现,以及更少的限制与不利因素;当有新的平台、新的流量、新的用户,多一份的营收机会出现时,即便没有不利因素与竞合关系,也会自然而然选择布局、尝试。眼下,视频号意味着一处新的“处女地”。这一点,平台即便想要阻拦,也难以真正阻拦。

微信视频号在对待内容创业者的方式与政策是否充分给予创作者内心足够的安全感,是否能够为其创作更好的传播、交互场景和营收变现,则可能会是内容机构忠诚于视频号的最大理由,也是内容创作者在缺乏安全感前提,能够相互制衡抖、快 两个大平台的退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