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内容的缺失,是张小龙的遗憾。

而视频号的推出,似乎正是为了弥补这一遗憾。

从流量分发的类型来看,抖音为中心化的公域流量,靠平台和算法进行分发;快手则是着重社交关注和兴趣,是更偏向私域流量的分发;微博则是广场式的公域流量。

而视频号其实更像是,具有朋友圈、微信群等私域流量,以及类微博广场公开流量的结合体。

在视频号内,用户无法直接浏览到微信好友发布的内容,但会收到微信好友点赞互动的内容。视频号依赖于熟人圈子,如果对方为“大叔”类的视频点赞,你也将收到系统分发。

也就是说,微信熟人圈子决定了一部分你能看到的内容,同时,朋友圈和微信群也可以帮助视频冷启动。

而相较其他平台,视频号最大的不一样是,产品设计上,视频号内并不具备转发功能,甚至不具备转发按钮,也不可保存视频号内容、不可分享到外站,同时,目前仅开放了分享至群聊和朋友圈两个分享接口。

视频号意味着什么?

在2019年,短视频保持高增长的态势,独立用户达6.4亿。有四成用户因观看短视频而产生消费,女性和三四线用户更容易受短视频营销而影响消费。

再不关注热点的人,去年也一定会对“李佳琦和薇娅”两个名字不陌生。双11期间,两人的销售额都超过了10亿。视频作为内容的高级形态,用户的内容消费向视频过渡是必然的趋势。

直播、短视频,是一种新的社交方式,把内容以更生动的方式呈现出来,和你交流互动。

如果说,过去所有的生意都可以用互联网方式重做一次,那今天,或许所有的内容都可以用短视频的方式重新呈现。

视频号优势

1.视频号的下方可挂载公众号的链接,为公众号新增点击量与粉丝;

2.视频号采用推荐机制,突破了朋友圈的限制,不是好友的陌生人也能看到你的内容,微信有11亿用户,存在裂变效应;

3.公众号是深度的长图文内容,视频号比其它短视频更适合知识类内容的传播与裂变;

4.视频号是腾讯在短视频里布局的最后一张牌,一定会花巨大的资源来扶持,不管前景如何,自媒体人都有必要去参与,毕竟犯错成本远低于错过成本。

这样设计有利也有弊,这也引发了一些担忧:

第一,微信有了一个巨大的改变,成为一个更加肥胖臃肿的平台。

第二,用公域流量资源给微信添一把火,烧热了一面,同时也会大大影响熟人关系网络应用。视频号会不会与微信相互干扰,影响微信原有沟通应用。人有虚实两面,微信是现实熟人之间,建立的关系网络沟通平台,微信中出现的关键词不一定是个人爱好需求,我们更希望把隐私留着单独的应用之中,而不希望隐私和现实形成强关联。如:我是一个汽车销售,但我的爱好是美食,我没有任何需求将两种生活状况形成强关联。那样只会乱套。

内测阶段的视频号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目前服务器会时而卡顿,操作并不流畅;内容丰富度不够,算法机制也还不够智能,Tech星球在使用中发现,系统推荐大多均为官方新闻或宣传视频号,且更新数量极少;同时,视频号后台仅可查看阅读、转发、点赞、评论,可查看数据不够精确或直接,有内容创作者指出,这并不利于运营。

解决这些问题,或许只需要时间,在时间的长河中逐渐完善。